【散文】遥望程海
http://www.ljys.gov.cn    日期:2015年07月23日    丽江永胜网

杨植能

对于每一个人来说,无论他走多远、站多高,对于生养他的地方总有一辈子难以割舍的情怀。据姐姐和哥哥说,我是太阳落山前后顶着两个太阳(头上有两个旋,俗称双旋顶)出生的。呵呵,谁不知道,程海最美的时候,就是太阳下山前抖下万丈光芒将她染得最红的时候。
    过完年,大人们又犯愁了:娃娃要开学,学费从哪来?有钱男子汉,无钱汉子难,男人不在家,咋办?烟是烟要吃,酒是酒要喝,盐巴是盐巴要吃,油茶是油茶要滗,钱从哪来?哎,这日子咋过?
    咱过?南(难)过白过,还不得照常过!南(难)过就北过呗!
    呵呵,还是咱们这些娃娃子想得开。
    那回咱逃学捉黄鳝玩去了,没想到书包被突如其来的大水给冲走了,我的妈呀,那些书是爹爹妈妈没日没夜地到窑子上打瓦给挣来的,咱用完了,弟弟妹妹们侄儿侄女们还得用哩!爹爹咬牙切齿地操起黄鳝就要往我嘴里塞,妈呀,还不赶紧跑!
   “跑?看你往哪跑?八辈子没吃过地害鱼痨了不是?今天要连毛连屎地阻你!”
    扑通!咱一下子蹿进程海,一口气在海底游出五六十米,这叫闷头澡。钻出水面看看,不会凫水的老爹气得直跳脚哩!赶紧手脚并用地划水,这叫蛙游,游到海中间,你瞧,沿着一条直直的线,这一排浪子一个劲地往东岸赶,那一排浪子一个劲地往西岸赶,这就是程海的中心,咱们称之为‘飞心’。这时候肚皮朝天地躺在水面上歇歇吧,呵呵,手脚只要不时地动动,咱就不会往下沉,这叫睡游。我那老子在岸边老豹子般地吼着:私伢子!私伢烂崽些!贼杀地!刀剁地!豹子拖地!挂树丫巴地!天孵地!天收地!还不赶紧来‘吃面’(挨揍)!
    算着爹爹回去了,咱这才游上岸。回去肯定要着挂到梁上熟皮(挨揍),怎么办?
    海沿边边上的甘蔗成熟了。呵呵,甘蔗一窝挤一窝、一丘挨一丘、一片连一片,玉带似的镶嵌在程海的周围,于是一股脑钻进遮天蔽日的甘蔗林。白皮子的是又脆又甜的白苔甘蔗,红皮子的是又泡又甜的红苔甘蔗,皮子紫黑的是汁多的爪哇甘蔗,皮子寡绿的是汁少的草甘蔗,皮子带白沫沫的是最硬也最甜的铁马鞭甘蔗……节子稀的是甜得不安逸的头年甘蔗,节子密的是甜得要不赢的三年甘蔗。相中一根,在它的底部啃一口,使劲地嚼,无比地甜,为保证它还能活着,再甜也不能再啃了,那就另啃一棵。晚上些,用甘蔗叶做个窝,可暖和了,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三天不归家,急得妈妈整天在海边呼唤:阿幺,我的丫头宝宝子,你要回来了!幺子,我的幺幺宝宝,你要回来了!
    呸!这就回去,还不得被你们打熟掉?
    看哪:湖岸是黑黝黝的山,里头的果子鸟蛋多得数不清,湖里是碧蓝蓝的水,多的是吃不完鱼,摆在我面前的程海真就是人间仙境也!脚是我长着,手是我带着,再怎么着也饿不着!
    海鸥成群地飞着,野鸭满湖地漂着,闷葫芦{黑鹭鸶}一会儿沉下去一会儿漂起来地闹着,雁鹅{白天鹅}时而亮翅时而秀腿地舞蹈,咱猛地敲一下船帮子,它们便吓坏了的飞起来,可好玩了。
    在松软的沙滩上挖井玩、垒燕窝玩、修长城玩,一天到晚把我玩昏掉。呵呵,七天时光就这样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晚上些,爹爹到海边来喊魂了:“娃路!爹错了!爹对不起你,你要赶紧回来,爹再也不打你了!”
    话已至此,咱赶紧地钻出甘蔗林,眼泪汪汪的扑进他*的怀里。妈妈喜出望外地搂我半晌才回过神问我:“娃子,这几天你是怎么过来的?
   “渴了喝海水,饿了吃甘蔗林里头遍地是的鹌鹑蛋!”
    山清水秀是程海的原貌。那时的我们,渴了捧起程海的水就喝,随地捉几条鱼、随便舀几瓢水就做出美名四扬的海水煮海鱼。毛主席的祖先在这块宝地上创造出灿烂的边屯文化。
    可喜的是,《程海保护条例》及时出台,程海终于得到了国家法律的保护。县林业部门在湖边的荒山上连片种植楠桉树之后又在湖边荒滩上种植核桃、石榴等经济林木。永胜县环境保护局对螺旋藻养殖场进行了废水零排放的整改……
    随着经济的发展,新一代的程海子民们开始修建砖混结构的住房了,蜂窝煤、沼气池、太阳能、电炊器的广泛应用解决了程海人们的烧柴问题。湖滨的经济林木绿化带不但给沿湖人们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收入,还极大地改善了程海的生态环境,久违的野鸭、天鹅重新露面,不久的将来我们又可以捡到遍地的鹌鹑蛋了……   
    梦想中的程海悄悄向我走来。
    可不是么?程海是我的母亲湖,是永胜人民的聚宝盆。我坚信:只要程海的水清,只要    程海的鱼存,咱们就能拥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富。
    遥望程海,希望她记忆中的美。
    遥望程海,希望她一如既往地美。
    遥望程海,希望家乡的人们永远地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