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程海胜景
http://www.ljys.gov.cn    日期:2015年12月10日    丽江永胜网

杨植能

清明节前后,雨水如约而至,干透了的硬土块一着水就热突突地化开,趁着这场透雨赶紧将小秧撒下去,这时候撒出一把,八月十五前后就可收进一屋,农家人最划算就在这些上,大人们高兴得忙昏掉,反正又不当家,咱们这些小屁孩才不管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两只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黑坞海子:懒悠悠地晃荡着的水面是碧玉般的绿,使劲地砸下一个黑石头,怒放的水花是银丝样的白,咱最喜欢看的是那高高的西边山竟然会一架拉拉{整座}地倒立在黑坞海子里头,大人们总是那么忙,他们根本不会发现这样一个秘密:海里头的西山纯粹就是一条龙:头在北边的黑坞那头,尾在南边的河口那头,爪子在革早郎及托票之间,再下细瞧瞧,哎哟我的妈妈娘也!它摇头摆尾地动起来了!它翻身舞爪地跳起来了!满当当的一湖碧水立马被它给搅红,越闹越欢,看样子是要跃出水面现原形了!大概是怕吓着我们这些没见过大世面的细娃娃,在我惊得大张着嘴巴不知所措的当口,它卷起一阵狂风神秘消失。再看看西山,它照样是那样地呆立着,好像根本不承认刚刚发生过的那一幕似的。你说怪不怪?神龙一出海,西山也就不再脸红地照样子那么青,黑坞海子也就跟着照样那样子地碧了,当时我就想:你不承认我不管,反正我知道就是你搞的鬼,无论你怎么藏,那龙头龙尾龙爪子咱还是清清楚楚地从你的身上找得出!你实在不承认,那咱请太阳公公作证!抬头看看,太阳公公正忙着将面前的大地照红照亮,哪有功夫搭理我,哼!不理我拉倒!反正我已将亲眼所见的一切牢牢地记在了脑海里,待我长大了,要么用画笔把它给描绘出来,要么用文字把它给记录下来,哼!
    咱们赶紧游到西边的海岸观看,妈耶!咱们村子后面的大平脑、二台坡不也是倒立在海子里头的吗?瞧瞧,二台坡那蜿蜒起伏的泊油路上,汽车马车还明晃晃地奔驰在海底着哩!细娃娃眼睛最好使,瞧瞧,二台坡和大平脑就是老鹰的翅膀,小尖山就是老鹰的脑袋,项家坪和大石崖就是老鹰的利爪,呵呵,咱们的黑坞海子真的是无比的神奇:神龙西边游,神鹰东边舞!
    端午节前后,乌云就翻脸不认人地变黑,这样一来,黑坞海子也是满不高兴地黑起了脸,这可把光着屁股在沙滩上尽情玩耍的我逗得无比开心:白云姑娘们悄悄地躲起来了,黑云小伙们气急败坏地赶来,蹿到东边也找不着,蹴到西边也找不着,于是乎一个个龇牙咧嘴地威吓人了:侧嘞嘞!亮黄闪{闪电}昏了头地乱窜,呱啦啦!炸雷子{雷}气坏了的怒吼,雨点子害怕极了,噼里啪啦地哭喊着掉下来。哼!白云姑娘在哪里,咱们当然知道,可就是不会说!无论你闹多大动静,咱们就是忠于她地不给说!
    大人们慌蹿掉地往家赶:就算带着蓑衣也不行,要是被炸雷子打着怎么办?就算在河边的崖坎坎下躲过了炸雷子也不行,要是被大洪水冲走了怎么办?
    海沿边边上尽是平坦坦的沙滩,无处躲,无处藏,怎么办!呵呵,一头扎进黑坞海子,雨点子狠狠地砸在湖面上,顶多溅起丁点儿的水花,哪怕砸下来的是鹅卵石般的雪弹子{冰雹},咱们只要往下一沉就伤不着。炸雷子再厉害,那也拿敞开肚皮等着它的黑坞海子没办法。四周打围的洪水吓死人地涌进海子,咱们照样心里有数地怡然自得:你看看,海纳百川,水涨船高,海子再满,鸭子始终漂在水面上。
    龇牙的狗不咬人,黑云小伙们三铆两錾子地折腾完后,一个个灰头土脸地跑掉了,这时屋后头突然现出两条杠{彩虹},我猜想,前面最粗的那条肯定是黑云不好意思地脸红了的,后面若隐若现的那条一定是白云羞答答地脸红了的。其实呀,白云姑娘们有的就躲在苍翠欲滴的山头,有的就躲在姹紫嫣红的山腰,有的呢,就躲在绿油油的庄稼地里头,这不,黑云刚走,她们就漫山遍野地撒出来了,呵呵,咱们一追,她们就假把实意{故意}地跑,咱们一停下来,她们就把咱们给围起来,趁这机会咱们赶紧玩躲猫猫的游戏:木生子,我在哪里?水生头,来找我!
    “你就在咱面前,雾露太大看不清,一时半会找不着!”
    傍晚时分,山头上飘起一团又一团的红霞,到底是黑云小伙被酒给醉红了脸,还是白云姑娘害羞得不得了地赴约,咱挠破头皮也实在是搞不明白地懒球得再管了。
    八月十五前后,火雀子{斑鸠}一伙一伙地飞过,燕子们呢,也慌慌张张地跑光了,辦着指头子算算,咱们家最要好的朋友就要光临了。果不其然,第二天早上就听到嘎嘎嘎的欢叫声,赶紧出门一看,好家伙,雪白的仙鹤们聚集在大河嘴子,可真是会挑地方哦:那里的水最清,它们要么用嘴叼起水珠为伴侣梳理羽毛,要么用爪子挑起水花为对方擦拭身子,一旦成为一对,它们就再也不会分开地坚守着爱情,要是一只不幸遇难,另一只肯定会守在旁边止不住地悲鸣,咱们看不下去地将它的爱侣埋掉,它一定会不甘心地刨开坟堆,痴情地衔着另一半的羽毛继续悲鸣直至气绝身亡。
    麻雁鹅们聚集在纳塔湾,母天鹅首先刨出一个沙坑,小天鹅们一个个地钻进去,公天鹅着急得不得了地漂在水面上,边拨水边将扁嘴壳伸进水里叼鱼,吃够后,它立马地飞上岸,毫不保留地将吞下去的美食吐给饿得呱呱直叫的儿女们。之后,夫妻俩领着孩子漂到湖面上,一会教它们翻筋斗,一会教它们戏水花,宝宝们开开心心地任着性子玩昏掉,爹爹妈妈这才瞅准机会地啄些鱼儿犒劳自己。
    黑鹭鸶最喜欢东一只西一只地漂着,一会儿从这儿沉下去,老半天才从那边给漂上来,此等功夫如何了的,咱们敬佩之极地称之为‘闷葫芦’。每每靠近它们,咱们就将船帮子敲得破响地吓唬,使得人家极不情愿地飞到咱们头上来回盘旋,待咱们走远后才欢欢喜喜地落下来。黄鸭独来独往最特别,老是一只远离一只地漂在最深处,渔船靠近以后,它们精明地知道渔民是不会伤害自己的世交朋友的,用不着惊慌失措地逃窜,算是给咱们让道似的,要么漫不经心地一沉,要么毫不在意地一飞,待船儿轻轻划过,它们就又懒摇懒摇地漂在哪了。
    海鸥是成群地飞、成群地落,当它们落下时,湖面上尽是花白花白的一大片,当它们飞起来时,天空中尽是花花绿绿的翅膀,每当浑身鱼腥味的渔民靠近,它们就让座似的挪挪窝,要是从没见过的生人来了,远远地它们就呼啦啦地飞起来,咕呱咕呱地惊叫着飞向远方,水鸟们霎时间地做出反应:闷葫芦猛地往水底钻,大黄鸭猛地往对岸赶,仙鹤成双成对地飞往高山,天鹅大呼小叫地飞落田野。待咱们回到沙滩的时候,它们就会陆陆续续地从四面八方赶来,戏水的戏水,捕食的捕食,有的甚至还小孩子撒娇似的在咱们旁边尖叫着。
    鹌鹑也瞅准时机地赶来,你不见山坡上的草蓬蓬都枯完了,虫虫蚂蚁们都躲到地肚子里头过冬去了,黑坞海子岸边的甘蔗林可正是最茂盛的时候,里头躲风躲雨又躲鹰,沙滩上呢,尽是包着鱼皮鱼卵的鸟屎,无疑是它们下半夜里最好的美食。
    说实话,黄鸭会最讨厌地将咱们的网给撕破,闷葫芦会最可恨地将网上的鱼给偷吃,仙鹤会特意地将咱们的早餐给吃掉,麻雁鹅会在咱们的被子上放肆地拉屎,海鸥会在咱们睡觉的时候尽情捣乱,但无论怎么着,咱们都不会讨厌它们。
    黑坞海子为什么那么清亮?因为浅水湾子里头生活着数不清的麦穗鱼、花鱼子、泥鳅黄鳝丁勾鱼,它们不停地吞食着大浪子送来的污泥和烂渣,所以海水总是遭不着污染地最是清亮。
    黑坞海子为什么有捕不完的鱼?浅水湾子是鱼儿们耍籽的地方,麦穗鱼等小鱼们又特别地爱吃鱼籽,要不是水鸟们将那么多的小鱼啄食,那么大鱼的鱼籽就会被它们吃光。反过来,如果小鱼不吃掉多余的鱼籽,那海里头的鱼就过于价密,那么大鱼的品质和数量就会大打折扣,小鱼也会被大鱼吃光地出现海水浑浊得不再适合鱼类生存的局面……
    小鱼控制大鱼的数量,水鸟控制小鱼的数量,正因为各方力量均衡,黑坞海子才是那么的清亮那么的富有,这是祖祖辈辈打渔为生地积攒下来的经验之谈,是经得住考验地不容置疑的。
    过完年后,水鸟们一一二二地走光了,海燕、翠鸟、鸳鸯鸟又匆匆赶来,红蜻蜓、绿蜻蜓也是及时地出现,它们不停地在海面上飞舞着,大口大口地吞食着蚊虫,使得咱们可以赤裸着上身地用尼龙网捕捞麦穗鱼花鱼子和丁勾鱼。
    蓝天白云,青山碧水,海鸥成群,仙鹤成对,天鹅成堆,渔人逗鹭鸶,渔船戏黄鸭,这恐怕是黑坞海子才有得起的胜景。离开家乡好多年,并且还是离得很远很远,但不管何时何地,黑坞海子的胜景始终是最美最美地浮现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