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丽江等你
http://www.ljys.gov.cn    日期:2016年11月17日    丽江永胜网

“听说你来到丽江,我是前天晚上才知道的,也许是丽江的山水实在令人陶醉吧!而江东某县也有瑰丽富庶的田园风光、天造地设的峡谷奇景、碧波粼粼的高原明珠……还有一个从小生长在万年桩里,廿年未曾相见的我啊!”
    我在当天晚上发出了这则短讯,隐约地向她介绍了永胜县的翠湖荷塘、芮关山红石崖、高原程海湖等几个可供游玩的景点,并对她不和我们联系,不到永胜走一走表示出深深的遗憾。
    没想到第二天早上打开手机,就收到了她发来的短讯,说是单位“三八”节组团旅游,无法脱身,深表歉意等等。紧接着又接到了她从遥远的滇东打来电话,说明了同样的意思,并邀请我们有机会携家到她的家乡——油菜花盛开、一鸡鸣三省的地方玩一次,我答应了她。
    那是在二十年前,我们走出滇西高原的大山狭谷,来到千里之迢的珠江源头地去求学。那里是云南省第二大城市,学校坐落在城市的中央,校内环境优美,绿树成荫。向南跨出市区不远,就是传说中诸葛亮七擒孟和的地方。在麒麟公园的东面,阿诗玛和阿黑骑着骏马飞奔的雕塑矗立在市广场的中央。城市周边还有廖廓山、天生洞、花山水库以及麒麟古城那扑面而来的雕梁画栋的韵味,东西两地相同的文化底蕴的熏陶,使我们在千里之间走在一起成了学友,苦苦的求学生涯中享尽了在异土他乡的乐趣。
    两年后,我们各奔东西,走入社会,各自在为事业、家庭和生计奔忙着,他们中有转行成了国家公务员,被提拔成为科长、处长,尽显职场才干;有的成了经济师、会计师,成为单位里的骨干力量;而更多的,则像我一样,学农开头,务农当尾,碌碌无为,与“官”字无缘,在“三农”的天地里摸爬滚打,至今未摆脱一个“农”字的洗礼,尽管青春和年华在时间的长河中悄悄流走,物欲横流的诱惑几乎蒙住了明亮的双眼,我们却一直恪守着自己心灵里珍藏的那份家园、那份净土和那份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友谊。
   光阴荏苒,时间飞逝。2006年的一天,和我同乡、一同考入N校、一同分配到同一单位的他告诉我:X同学来了,来看我们两人!——二十年了,整整二十年,我们见面后相互嘘长问短,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得知其他同学的电话和地址,又去了趟灵源箐、程海湖,拍下了20年后的第一张合影,我们也因此喝得酩酊大醉……
    她是第三位来到丽江的学友,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此前给她寄出去的名信片、给她打去的电话都没有来得及带在身上,联系我们就犹如滚滚金沙江的流水,一去不复返。我知道她还十分惦记着我们,因为我们曾经有过一段难以割舍的学友情谊,就如士兵在军营里结下的战友情一样,不因时间和地点的改变而使记忆磨灭。
    如果那几位远方的同学再到丽江的话,我在江东面的另一个地方等你,一定要主动充当向导的角色,带他(她)们到永胜的各处去走一走,看一看,让他(她)们把永胜最美最好的风景游览个够,把永胜特有的中原特色文化品尝个够,把家乡万年桩的故事讲个够……(原载2006年丽江日报周末版)(供稿:陆春旺 责编:陆春旺 终审:李祥 上传:陆春旺)